雞寮的波地(補充)

十二月 27, 2013

有留言說雞寮的波地在第七及第八座之間,我一再翻查舊照片,再證實波地位處第六及第七座之間,我有一張可以看到整幅波地的照片,但可惜那照片上看不到鄰近七層大廈的座數,而雞寮的七層大廈,早期是用英文字排列,而不是數字! 但我令有一張照片,由於是在80年代拍攝的,波地已改建為翠楠樓,翠楠樓左邊,順序是第七座,再左邊才是第八座,換句話說,波地並不是位於第七及第八座之間,而番看舊地圖,雖然圖上沒有座數,但順序亦數得出波地是在第六及第七座之間!

Image

廣告

觀塘遊樂場

八月 1, 2010

今天(2010年8月1日)上載的相片中,其中一張是官塘遊樂場的重建後的藍圖,可以見到將來南北轉換了位置的泳池和球場。
此外,當香港人看到廣州人捍衛廣東話的新聞時,也要及早防範有朝一日,香港文化也被侵蝕(事實早已開始了,只是未甚名顯)。文化順其自然地轉變,是無可口非,但被人刻意篡改,蠶食就不得!就如日治時代,蘿蔔頭將香港的街道名字變成日本化。小心,香港好多想擦大陸鞋的人,會有這些鬼主意,隨時中、小學學生要在校內講國語。

官塘遊樂場(Kwun Tong Recreation Ground)重建

七月 18, 2010

早前我寫過有關官塘遊樂場歷史的文章。過去一年,每天上班途中,乘地鐵經過該遊樂場,見到遊樂場南部(即非游泳池一帶的球場和休憩地方),正大興土木。根據遊樂場工地入口上大那塊大木牌所示,整個遊樂場將會續步重建。重建後,本來位於遊樂場北面的游泳池會遷移到現時正進行公程的遊樂場南部。游泳池遷移到南部後,原先在南部的球場和其他休憩設施便會在那裡重置。簡單一點,就是將遊樂場南北的設施,用「乾坤大羅移」來個180度大調換。

官塘遊樂場落成40年,許多設施即使不須要重建,也須要翻新和加入現代元素。有關政府部門先將在遊樂場內的球場部份封閉,用來興建新的游泳池,然後才將現有的泳池拆卸,相信是認為官塘區內市民對游泳池的需求大於球場等的設施,當中亦必然經過一定的諮詢,我對此非常認同。

由政府興建的公眾游泳池,最早一個,我相信要是維多利亞公園的泳池。到了70年代,當年的香港政府銳意在各區發展康樂設施,公眾泳池亦不斷落成。大環山、摩士、官塘、李鄭屋、深水里、荔枝角(美孚)、粉嶺、摩理臣山等多個泳池相繼落成。那時的公眾泳池,都是露天形式的,遇上下雨天或天公「不造美」,到泳池游水,便掃興極了。游泳比賽進行時,遇上惡劣天氣,莫說參賽者和工作人員,甚至坐在半露天的看台上的觀眾也都會遭殃。在炎炎夏日,到泳池觀看比賽,不如落水參賽罷了!

90年代後落成的公眾泳池,便出現全天候的設計,泳池大部份範圍是密封式的,不受惡劣天氣影響(但是否環保我就不大清楚了)。九龍公園泳池的比賽和跳水池,便是這一類的設計。更上一層樓的,便是90年代末落成的成門谷泳池,連名稱也改為成門谷「綜合泳館」,相當專業的名稱。但「成門谷」是名符其實的國際級水準的泳池。

官塘泳池和同期興建的公眾泳池,可否不重建而多用幾年呢,或只作加建上蓋等的改善工程呢!這是公眾設施,用了近40年,重建也無坊,公帑用在這些公眾康樂設施上,總好比浪費在那個唔貴唔揀的貴方案高鐵上。今天的中學生,一定不會在大熱天時,坐在露天看台上觀看學校的水運會,即使學校有這樣安排,家長也會投訴校方虐待他們的寶貝仔女呢!當人們說這一代的子女,不及上一兩代的「挨得」時,不如問自己是怎樣姑息他/她呢!希望新的官塘泳池工程順利,落成後,我須然仍是泳術不精,但必會去參觀一下。

但有一點想不通的,是在多個70年代興建落成的公眾泳池中,為何最先重建的,會是官塘這一個呢!是否因為官塘泳池當年是由訪港的英國安妮公主剪綵揭幕呢!「有人」為免泳池內仍「殘留」著當時公主揭幕的那塊舊殖民地氣味雲石,便匆匆將舊泳池拆卸,那麼便可以將舊雲石「靜靜雞」拿去棄掉。

不知那位顯赫貴人將會為新的官塘泳池剪綵揭幕呢!不論是誰人,我只希望他是一位香港人,由一位香港人來為香港的設施剪綵揭幕吧!

不要無厘頭找個終主國大陸的官或人來「剪」呢!那與安妮公主再來港剪多一次無大分別,都是格格不入,多少還有點新殖民地Feel呢!哈哈!

六月 21, 2010

70代末的秀茂坪

「定安」區

六月 17, 2010

「定安」是不是一個地區行政選區,我並不確實知道。但即使有「定安」這一個選區,範圍包括那些街道和樓宇呢!我也沒有確實資料。
我所指的,其實是界乎牛頭角道、官塘道及雅麗道一帶大部份用作興建私樓的區域。其中的街道,都以「定」字為名,包括主街道定安街、南面的定富街和西北面的定業街。
區內除了社區設施如學校、公園、遊樂場和診所等外,便是「清一色」的私人住宅,與一街之隔的牛頭角上、下形成強烈對比。
參考50、60年代的地圖,該區從前正是位於官塘的海岸線上,經過50、60年代的大規模填海工程後,對出的一帶,用來開墾了官塘道和官塘工業區。現時的建築物除了官塘官立小學外,幾乎都是在70年代才落成的。
最早期在那裡興建的,是經已清拆的一個面積廣泛的平房區,其中以一、兩高層的石屋和村屋為主,建築型式和型態,與當年牛頭角下村及淘大花園原址上興建的平房區相類似。近牛頭角道的斜坡上,則以搭建木屋為主,都是官塘早期多處非由政府規劃和興建的建築群之一。此外,要提及的是,當年牛頭角下村及淘大花園原址上興建的平房區內,不同的是有較多的「山寨廠」。
最早在「定安區」興建的政府建築物,就是上述的官塘官立小學。它建於50年代沒,並在60年代初落成。它落成的時候,花園大廈的幾座「花仔樓」(即以花名命名的茉莉樓、荷花樓、水仙樓等等六至七座六層高的公型房屋)經已落成入伙。而牛頭角道、裕民坊、協和街、康寧道與物華街一帶,最早期的多座建築物,亦相繼落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一張拍攝正在興建中的花園大廈的照片中,看到在牛頭角道對面的路旁,樹立了一個「Proposed site for Government Primary School 擬建官立小學校址」的大木牌。當時的牛頭角道並沒有現在那麼寬闊,而路的一邊,除了是興建中的花園大廈,後面便是正在開墾的山坡,另一邊便是海岸,當時官塘工業區的填海工程仍在進行中,相信那張相片是於1960年或之前的一、兩年拍攝的。
官立小學落成之初,臨近海邊,並與其後在牛頭角上、下相繼於60年代裡的小學,包括上的基顯小學、下的柏德學校、聖鮑思高學校和路德會聖馬太學校等,服務居住於附近的莘莘學子。
定安區,曾發生過一宗十分矚目的交通意外。若於70、71年的一個中午,一輛重型垃圾車從分隔牛頭角上與花園大廈(雀仔樓)的安善道失控衝落牛頭角道,雖然當時垃圾車並沒有與其他車輛發生碰撞,但垃圾車的強大衝力,令它超越牛頭角道,撞向位於馬路交界路旁的一間木屋內,並做成四人死亡(位置就是現時的牛頭角賽馬會診所)。
事件後,附近一帶亦開始發展成現時的模樣。首先是清拆範圍內平房區的石屋和木屋,再經土地平整之後,定安街、定富街和定業街三條街道亦相繼被開墾出來。
定安區內的樓宇,相信是由定業街開始興建的。這一點可以從樓宇的外貌、高度等等原素中瞥見,或可從「填土廳」或地產網頁中考證。
定安區內,除私樓和上述提及的官立小學,還有公廁、政府診所和公立圖書館。
公廁是60、70年代的典型政府公廁,位於定業樓旁邊,可從牛頭角道(經梯級)和定富街通往。這類型公廁的特色,是地下為女廁、一樓為男廁,再上便是員工宿舍(部份這類型的公廁,更設有提供熱水的浴室)。那座公廁現時仍在原址上,並經已翻新及將多種設施都改善了。但最不同的,是現今經已沒有小販在公廁外賣廁紙了。
政府診所幾乎是定安區內最後落成的建築物,落成後,分擔了官塘賽馬會的壓力。
今天,經已不能在定安區內找到公立圖書館了,當年的圖書館,是於70年代初,隨著定安街的樂善大廈落成而「進駐」該大廈的一樓及二樓,並設有自修室,名為官塘圖書館,是70、80年代官塘區內最具規模的圖書館。其次,相信就是牛頭角安德道旁明愛中心內的圖書館了。
上述公立圖書館經已搬遷多年,取而代之的,是現時位於牛頭角市政大廈內的牛頭角公共圖書館和瑞和街市政大廈內的瑞和街公共圖書館。
官塘公立圖書館曾經是我六年級時代與同學們的「聚腳點」,我在「尋聖若翰小學校友」的文章內經已提及。
到圖書館去的人,也有是別有用心的。二十餘年前有一次,我在圖書館裡,見到一位穿著短裙,外型和外貌都十分可人的少女,蹲著在一個書架的低層尋找圖書,但書架後,卻有一名肥胖的男子俯身下去(幾乎將上身貼著地面),假裝在尋找圖書,事實上,他是想透過書架的罅隙去偷窺那位少女(當年公立圖書館的書架低層,是沒有裝設分隔板的,要偷窺書架後的動態,是十分容易的)。
當我目睹那名「瞥伯」後,便立即走到他跟前,盯著他,他也知難而退(但事後我想,當時我是應該立即告發他的,或至少提醒那名少女正被偷窺)。後來,我曾寫信給當年負責公立圖書館管理的市政局,將事件告之,並提議在書架較低層安裝分隔板。幾個月後,我亦喜見到公立圖書館內的書架,都陸續安裝了分隔板。
事實上,「定安區」確實並不是一個地區行政選區,根據2007年的區議會選區劃分,它屬於「官塘中心」選區內一個小區域(「官塘中心」是包括了即將要重建的市中心,定安街一帶和幾乎整個官塘工業區的)。
有時會想,不知回歸前,可曾有政府官員想過,在定安區內開墾多一條街道,「定康街」呢!

「定安」區

六月 17, 2010

「定安」是不是一個地區行政選區,我並不確實知道。但即使有「定安」這一個選區,範圍包括那些街道和樓宇呢!我也沒有確實資料。
我所指的,其實是界乎牛頭角道、官塘道及雅麗道一帶大部份用作興建私樓的區域。其中的街道,都以「定」字為名,包括主街道定安街、南面的定富街和西北面的定業街。
區內除了社區設施如學校、公園、遊樂場和診所等外,便是「清一色」的私人住宅,與一街之隔的牛頭角上、下形成強烈對比。
參考50、60年代的地圖,該區從前正是位於官塘的海岸線上,經過50、60年代的大規模填海工程後,對出的一帶,用來開墾了官塘道和官塘工業區。現時的建築物除了官塘官立小學外,幾乎都是在70年代才落成的。
最早期在那裡興建的,是經已清拆的一個面積廣泛的平房區,其中以一、兩高層的石屋和村屋為主,建築型式和型態,與當年牛頭角下村及淘大花園原址上興建的平房區相類似。近牛頭角道的斜坡上,則以搭建木屋為主,都是官塘早期多處非由政府規劃和興建的建築群之一。此外,要提及的是,當年牛頭角下村及淘大花園原址上興建的平房區內,不同的是有較多的「山寨廠」。
最早在「定安區」興建的政府建築物,就是上述的官塘官立小學。它建於50年代沒,並在60年代初落成。它落成的時候,花園大廈的幾座「花仔樓」(即以花名命名的茉莉樓、荷花樓、水仙樓等等六至七座六層高的公型房屋)經已落成入伙。而牛頭角道、裕民坊、協和街、康寧道與物華街一帶,最早期的多座建築物,亦相繼落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一張拍攝正在興建中的花園大廈的照片中,看到在牛頭角道對面的路旁,樹立了一個「Proposed site for Government Primary School 擬建官立小學校址」的大木牌。當時的牛頭角道並沒有現在那麼寬闊,而路的一邊,除了是興建中的花園大廈,後面便是正在開墾的山坡,另一邊便是海岸,當時官塘工業區的填海工程仍在進行中,相信那張相片是於1960年或之前的一、兩年拍攝的。
官立小學落成之初,臨近海邊,並與其後在牛頭角上、下相繼於60年代裡的小學,包括上的基顯小學、下的柏德學校、聖鮑思高學校和路德會聖馬太學校等,服務居住於附近的莘莘學子。
定安區,曾發生過一宗十分矚目的交通意外。若於70、71年的一個中午,一輛重型垃圾車從分隔牛頭角上與花園大廈(雀仔樓)的安善道失控衝落牛頭角道,雖然當時垃圾車並沒有與其他車輛發生碰撞,但垃圾車的強大衝力,令它超越牛頭角道,撞向位於馬路交界路旁的一間木屋內,並做成四人死亡(位置就是現時的牛頭角賽馬會診所)。
事件後,附近一帶亦開始發展成現時的模樣。首先是清拆範圍內平房區的石屋和木屋,再經土地平整之後,定安街、定富街和定業街三條街道亦相繼被開墾出來。
定安區內的樓宇,相信是由定業街開始興建的。這一點可以從樓宇的外貌、高度等等原素中瞥見,或可從「填土廳」或地產網頁中考證。
定安區內,除私樓和上述提及的官立小學,還有公廁、政府診所和公立圖書館。
公廁是60、70年代的典型政府公廁,位於定業樓旁邊,可從牛頭角道(經梯級)和定富街通往。這類型公廁的特色,是地下為女廁、一樓為男廁,再上便是員工宿舍(部份這類型的公廁,更設有提供熱水的浴室)。那座公廁現時仍在原址上,並經已翻新及將多種設施都改善了。但最不同的,是現今經已沒有小販在公廁外賣廁紙了。
政府診所幾乎是定安區內最後落成的建築物,落成後,分擔了官塘賽馬會的壓力。
今天,經已不能在定安區內找到公立圖書館了,當年的圖書館,是於70年代初,隨著定安街的樂善大廈落成而「進駐」該大廈的一樓及二樓,並設有自修室,名為官塘圖書館,是70、80年代官塘區內最具規模的圖書館。其次,相信就是牛頭角安德道旁明愛中心內的圖書館了。
上述公立圖書館經已搬遷多年,取而代之的,是現時位於牛頭角市政大廈內的牛頭角公共圖書館和瑞和街市政大廈內的瑞和街公共圖書館。
官塘公立圖書館曾經是我六年級時代與同學們的「聚腳點」,我在「尋聖若翰小學校友」的文章內經已提及。
到圖書館去的人,也有是別有用心的。二十餘年前有一次,我在圖書館裡,見到一位穿著短裙,外型和外貌都十分可人的少女,蹲著在一個書架的低層尋找圖書,但書架後,卻有一名肥胖的男子俯身下去(幾乎將上身貼著地面),假裝在尋找圖書,事實上,他是想透過書架的罅隙去偷窺那位少女(當年公立圖書館的書架低層,是沒有裝設分隔板的,要偷窺書架後的動態,是十分容易的)。
當我目睹那名「瞥伯」後,便立即走到他跟前,盯著他,他也知難而退(但事後我想,當時我是應該立即告發他的,或至少提醒那名少女正被偷窺)。後來,我曾寫信給當年負責公立圖書館管理的市政局,將事件告之,並提議在書架較低層安裝分隔板。幾個月後,我亦喜見到公立圖書館內的書架,都陸續安裝了分隔板。
事實上,「定安區」確實並不是一個地區行政選區,根據2007年的區議會選區劃分,它屬於「官塘中心」選區內一個小區域(「官塘中心」是包括了即將要重建的市中心,定安街一帶和幾乎整個官塘工業區的)。
有時會想,不知回歸前,可曾有政府官員想過,在定安區內開墾多一條街道,「定康街」呢!

月華街

十月 9, 2009

城市規劃,是一門專業的學問。雖然香港的城市規劃經常被受負面的批評,特別是回歸後的規劃,過於被地產發展商影響,攪出那麼多屏風樓……。但整體來說,我認為過去香港的城市規劃攪得不錯,尤其是在五、六、七十年代在新發展區的開托,移山填海,將本來狹窄的海岸線,變成數百公頃的平地,並能加以善用。
提到規劃發展,令我想起官塘的月華街,月華街在未開發前,是一個狹長的,由協和街那邊向東南面斜上去,而且並不平坦的小山丘。在五十年代沒開始,隨著官塘的工業發展,住宅的需求變得迫切,這個山丘便與週遭的山麓、斜坡一樣被移平。最早期在官塘建設的住屋,相信都是為吸引其他地區的人轉到當時還是偏遠的官塘工作而興建的,因此住屋是以公共房屋為主(徙置區),如官塘(翠坪道)是當年的名稱,也有房屋協會的屋,如花園大廈的幾座以花卉的名字命名的「花仔樓」,如百合、茉莉樓等等,花園大廈的雀仔樓是較後期才興建的(從花仔流和雀仔樓的外型與高度的截然不同,便可瞥見到興建的先後)。隨著人口繼續增加,亦衍生不同階層的人士遷往官塘居住的現象,因此,「唐樓」形式的私家樓亦開始在裕民坊、輔仁街一帶建築起來,類似的發展情況及後亦在荃灣出現。
但官塘卻有(祂)獨特之處,就是在月華街一帶(除了和樂)所發展的,並不是當時盛行的唐樓,而是外型、外貌都比較高尚的私家樓,與唐樓不同之處,是在月華街興建的樓宇,都規定不能用盡該座樓宇「地皮」的所有面積,因此每座樓宇的地下,都會設有露天停車場將樓宇圍繞著,而停車場的外圍,就是分隔各座樓宇地界的圍牆,因此樓與樓之間的密度比唐樓低很多,也與當時在其他富有人家集中的地區興建的多高層高尚住宅無異。亦有說法,指月華街的發展,是為方便在工業區內開設工廠的老闆居住的。無論原因何在,走在月華街的路旁,感覺是很寫意舒適的。
由於月華街是一條傾斜、弧形的街道,因此在街上散步,與走進文福道或何文田街,又或筆架山的義德道和筆架山道的感覺相似,當然我相信在何文田和筆架山的居民都會不甚喜歡我這樣的比較。此外,因為月華街是由一個狹長的山丘移山闢出來的,因此整條長長的弧形街道,加上在近頂部的天香街橫貫著月華街的兩邊,做成一條有點像個英文字母“A”字的街道,在月華街範圍內,另有兩條「崛頭路」,分別是平成里和紫來里。
小時候,家住月華街,但我家並不富有,我只是居住在月華街唯一的公共房屋,和樂那裡的。和樂與附近的徙置區是非常不同,因為它是由當年的房屋協會興建的,現時的房委會,是七十年代改組當時的徙置事務署和房屋協會等幾個興建公共房屋的政府與半政府機構而成立的,有興趣研究香港公共房屋發展的話,那就恭喜閣下,因為是這一個材料非常豐富的主題。當時和樂的每個單位,都是設有獨立廁所(浴室)的,居民並不需要像徙置區的居民爭用公廁。獨立廁所這設備,在當年,在許多私人樓宇內,仍還未設有。
月華街的私樓,是高尚住宅,因此不會像唐樓般在建築物地下開設店舖。但和樂的興建,就為一班住在私樓的居民提供了購買日用品的方便。這可能也是在和樂開設的店舖,都是集中在平安和義安樓,因為靠近月華街的中段部份,方便整條月華街,無論住私樓或公屋的居民,從前那裡有文具店包括售賣玩具、理髮店上海式的,在平安樓,名叫平安理髮、一間藥行、兩間市多、一間洗衣舖、一間冰室在義安樓,名叫義安餐廳,還有一間粥麵舖。最興旺的時候,是在七十年代沒,當時更有一間匯豐銀行的「袖珍銀行」在平安樓的地下。
月華街東面,就是雞寮的徙置區,為了使月華街的高尚住宅與雞寮的七層大廈保持距離,因此在移平月華街那裡原有的山丘時,並沒有將之完全剷平,令月華街的海拔高度,剛剛高出於七層大廈的天台。也因此,月華街街頭那一片不高出於徙置區的地段,便用來興建了和樂。雖然月華街的山丘是被平整過才發展,但為了保持低密度的發展,興建樓宇的範圍並不多,尤其在靠近較高位置一邊的月華街。要解決這先天問題,政府和發展商,想出了絕世妙法,就是在斜坡上,建造樁柱,然後在上面興建從月華街路面向山坡跨出去的平台,再於平台上興建樓宇,而那些樁柱,都是完完全全露出來的,形成月華街建築物的一大特色,從協和街、官塘道或官塘看過去,都會見到每座樓宇地下的平台,都是由無數條在斜坡上暴露著,縱橫交錯的樁柱在下面支撐著,外觀會令人感到「心寒」,但細心看,又會看出工程師的鬼斧神工,匠心獨運,令這多幢住宅在月華街牢牢地樹立了四十多年,真是“fascinating”。這樣大規模的在山坡上興建起暴露著的樁柱,在其他地區是鮮有的。要欣賞這些建築特色,並不困難,在官塘鐵路站的月台便可一目鳥然,又或在現時翠屏,翠柏樓後面近距離欣賞。
「觀塘大廈」亦是月華街建築物的一大特色,它位於月華街的最高處,而當年因為當年啟德機場帶來的建築物高度限制,在那裡興建樓宇的高度和樓層數目會受到限制,因此,官塘大廈底部座落在斜坡上的椿柱,並沒有將建築物底部的平台提升高至與月華街的海拔高度看齊,令它成為一座在山坡上建築“L”形的龐大住宅樓宇。平台位置比月華街的路面低出了約五、六層樓的高度,亦即是比起從月華街的海拔高度開始向上興建,多建築了五、六層樓出來(那就是利潤),但也沒有超出建築物的興建高度限制。為了讓汽車可以由月華街駛進該大廈地下(在山坡上)的停車場和空地,建築商當年便從月華街建築了一條斜度頗大,旋轉型的接駁通道直通往下面的大廈入口,是頗有建築氣勢和特色的,亦是研究香港建築特色的一個好去處。
為保持月華街樓宇的低密道,因此政府亦沒有將整條街道的兩旁地段,都撥給發展商興建高尚住宅,並在六十年代沒興建了月華街公園,以當時的標準,那是一個非常大的休憩公園,那時公園內有多個用麻石圍牆「圈」出來的兒童遊戲區,內有滑梯、遷鞦架、“dum dum轉”,記得近協和街的那個遊戲區,每逢豪雨過後,都會變成澤國,水深及膝(小朋友的膝),可以用來玩「放船仔」。公園內也有一個專供「放船仔」的小水池,我對「大和號戰艦」、「PT109魚雷艇」的認識,都是從該水池開始的,公園內還有一個硬地溜冰場,可想而知公園的規模了。日間時份,公園內聚集不少孩童在玩耍,尤其是中央的那個小食亭。到晚間,公園成為一家人乘涼,閒話家常的地方,老人家當然是公園的朝晚常客,公園也是「放狗」人士的「聚腳地」。公園靠近紫來里那邊,在晚間,較為休靜,因此也是情侶們相聚、相擁的熱門勝地,間中也會出現「過火」的親熱更鏡頭,住在候面豐景樓的居民一定看過不少了那些激情場面了。
近十多二十年,月華街附近的變遷很大,從一九八一年翠楠樓在雞寮的波地(球場)興建落成,官塘的七層大廈都重建成為較現代化的公屋和居屋(也定名為翠屏),更遠的秀茂坪更不在話下,月華街巴士總站亦受到裕民坊的重建,無辜受牽連而停用了。然而,月華街的景貌,卻沒有太大的改變。和樂的長安、富安、建安、泰安、平安、義安、民安和興安八座七層高,單位面積較大的公屋,新安、居安和恆安三座十五,六層高的公屋,經加固後,仍然很「實整」,但平安和義安樓地下的商舖有近半經已結業,顯得凋零。
月華街的私樓,外貌仍予人一股寧靜的高尚住宅區感覺,但講到地運,因為始終有工業區和公屋在鄰近,當然不及何文天和筆架山的好,升值潛力有限。但我始終還是主觀地喜歡月華街,況且樓價高,只是不務正業的事,只有讓少數炒家和地產商獲利。月華街公園數年前曾經加以修葺,但聽說近年成為了毒品的集散地。裕民坊的重建在即,我相信和樂也會在不久將來「被」拆卸重建,而時興樓、興仁大廈、萬福大廈、月華大廈、海景大廈、遠景大廈等等的私樓也會一一「被」收購,改建為數十層高的新型住宅,屆時的樓價,必定「被」托高得並不是一般務實工作的香港人買得起的呢!

Hello world!

十月 9, 2009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